每一次「做梦」的时候,都能知道自己是在做梦。——可还是在向往。

我的多次梦境

一直在飞,从摇摇晃晃飞不起来,到如今技术纯熟 方向可控。

我想这两次的梦,或许是我太过孤独,或许是我亚历山大吧,哈哈…